暮汐

B站@是暮汐汐呀~

期末考完啦~

来开个点梗!

投的tag下面都可以点~

能力范围之内会尽量写全的(☆-v-)

【BanG Dream/冰川双子】双生

*玻璃渣,介意勿入

*是二十fo福利

*祝纯纯和美咲生日快乐!(虽然与正文无关

*为了更好的观看体验,在文首解释一下,文中提到的双子间的感应甚至自创语言并不是作者为情节捏造的,心灵感应在双子之间是一件并不少见的事,感兴趣的话可以去查查英国沉默的双胞胎姐妹

    

纱夜坐在窗边,单手撑腮遥望着天边即将逝去的一抹啼血夕阳。护士小姐走进单人病房,例行检查了她的身体状况,非常健康。护士记录下来,柔声开口:“冰川小姐,今天感觉怎么样?”

无人回答,纱夜静止般地盯着遥远的绛色天空。护士小姐早已习惯了这诡异的沉默,轻手轻脚地退出了病房。

半晌,纱夜收回目光,面无表情的颊上,两道泪痕无声划落。

此去经年,已经鲜少有人记得,她曾经说出简短的几句话;更是鲜少有人记得,她的胞妹冰川日菜,亦曾在这世上留下了刹那花火。

 

冰川家的双胞胎诞生了。伴随着婴儿啼哭声的,还有纷沓至来的贺喜。然而双子日渐成长,一个算不上令人欣喜的问题暴露了出来—姐妹俩已经五岁了,却仍然不会说话。

所谓不会说话,并不是指无法发声或是支吾其词,而是她们交流的对象仅有彼此,而交流的方式更是奇特—她们在用自创的、只有二人能懂的语言交流。而在外人,包括她们的亲生父母听来,不过是一串语气词。

医生束手无策,冰川夫妇只得带着双子回到家,一直到国中都请了私教来家里教授。事实上,她们可以很好地理解其他人在说什么,却始终无法说出日语亦或是其他语言。在教学途中,小女儿日菜展现出了过人的天赋,而长女纱夜则略显逊色。直至两人15岁,冰川夫妇决定尝试着让两人融入人群,故此将两人送去了两所当地很有声望的学校—花咲川女子学院和羽丘女子学院。

然而不幸的是,两人注定无法与人群接触,只限于简单地听课。相反地,部分不成熟的学生将从不说话的两人当作了哑巴,无情地嘲笑甚至欺侮。纱夜看起来冷面冷心,不好接近,因此花咲川的学生还算不上过分。而另一边的日菜看起来弱小好欺负,数次被坏学生头子带着一帮游手好闲的跟班拳打脚踢,狼狈地摔倒在地。

双子之间总是存在着或浓或淡的心灵感应,这一现象在纱夜日菜这一对不寻常的双子身上体现得更加强烈明显。由此,每当日菜被拳脚相加时,纱夜总能感受到身体内部传来的无法忽视的疼痛。她不得不疾速奔到羽丘,而后轻而易举地找到日菜所在的地方,轻而易举地解决掉施暴者。

“你为什么总是等到我来救你,”纱夜不知几次带着受伤的日菜坐在天台上,声音里带着模糊的疲惫亦或是无奈,秋日的微风从两人之间徐徐吹过,“你明明一样可以轻松地保护自己,不被她们欺负。”

日菜总是笑得狡黠:“我喜欢看到姐姐为我担心、帅气地为我而战的样子。”

两人都知道,或许第一次纱夜赶来是担忧,久而久之,不过是为了解决掉骨子里传来的忽隐忽现的痛罢了。

至少,纱夜是这么认为的。

 

又是一个纱夜赶到羽丘的下午,一日的课程已经结束,两人索性一起回家。日菜笑嘻嘻地挽着纱夜的手臂,笑容灿烂到足以让人忽略掉她裸露在外的皮肤上大大小小的伤痕:“姐姐,能和你一起回家,我好开心呀。”

一对路人走过,听到日菜的话,好奇地问身旁的朋友:“她们说的不是日语吧?该不会是留学生?”一人答:“确实不是日语…不过,我好像从来没有听到过这样的语言欸……”声音逐渐弱下去,两人走远了。

“够了!”纱夜心底莫名蹭起一股火,甩开了日菜的手,“你明明在学防身术的时候比我更厉害吧?就算你不愿动手,也该适当地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吧?!”

日菜敛了笑意,脸上满是落寞:“我只是想要姐姐在而已…”

纱夜顿了顿,青蓝色的眸中翻涌着不知名的情绪,未几不再理会日菜,独身走了。

真的是这样吗?日菜一次又一次放任别人伤害自己的身体,究竟只是为了见一见纱夜的身姿,还是为了通过传达给纱夜的疼痛、获得不可名状的快感,亦或是两者皆有、利用双子间的默契逼迫纱夜在疼痛和自己之间做选择、从而自欺欺人地感受到自己的重要性?

答案在那个秋日随风远去,除了纱夜,无人知晓。

 

那一天,日菜被一群人围堵,摔倒在地上,饰演着好欺负的弱小角色,却第一次感受到了那种骨子里传来的痛感。

纱夜危险了。

她怔楞了一瞬,而后不假思索地站起来,最快速度地反击,在地上呻吟的一群人不敢置信的目光中向花咲川飞奔而去。

花咲川,天台。一个小时前,纱夜被班里并不相熟的同窗告知有老师在这里等她,随后被带上了天台。听到身后突如其来的落锁声,纱夜很容易就想通了,自己被人耍了。纱夜良好的成绩和难以接触的性格使得学校诸多人看她不顺眼却没有办法。她不无愤怒,却也不想明着和她们起冲突,便环膝坐了下来,百无聊赖地感受着日菜的动态。

却不料,那些人的恶作剧并不止于此。通风报信的学生很快收到了消息,在楼中大喊了一声:“冰川纱夜要跳楼啦!”

很快,楼外积攒了一大群人,不明真相的群众只是看个热闹。然而散布其中的那些人开始煽风点火:“胆小鬼,怎么还不跳?”

“平时不是很镇定么,今天怎么这么懦弱?”

“怪物,你怎么还不去死!”

“你可真是让人恶心。”

渐渐地,群众被带偏了风气,人群中充满戾气的声音越来越多,直到最后声音变得整齐:“怪物,去死吧!”

纱夜明白过来她们的用意。教学楼的高度跳下去,足够人失去气息。

骨子里传来的痛感就是在这时候来的。

无论是纱夜还是日菜。

不同的是,纱夜的痛感很快就消失了。她感受到了日菜,不禁无奈地摇摇头,苦笑。

冰川家的双胞胎是病态的。这一点,纱夜和日菜都一清二楚。她们是彼此生命中浓墨重彩的一笔,她们无比爱恋彼此。这种违反伦理的爱,是刻入骨血的。但同时,她们又无比憎恶彼此。这种矛盾的冲撞使得她们异于常人,痛苦不堪。

解脱的办法很容易,两人之中,一人死去,另一人恢复健康。没有从何而来,这对于她们如同吃饭一般,是本能反应的。

基于极致深厚的爱恋,纱夜很快就放弃了生的意愿。

与此同时,日菜正在教学楼的楼梯间,察觉到纱夜的意图,她愈发急迫,发狠一般地撞上了上锁的门。

纱夜一只脚翻过了护栏。

门被撞开了。

日菜踉跄两步冲到天台上,在纱夜回身惊愕间大力将她拽了回来,迅速翻过护栏,决绝地一跃而下。

轰——

一切发生在一瞬之间,纱夜的世界徒然只剩下一片空白。

姐姐,我爱你。

这是无需言语的,日菜的心之所想传达到了。

“私が死んだはず…(我应该死去的…)”纱夜喃喃,半晌宛若杜鹃啼血般的哀鸣倾泓而出,“私こそが死んだはずなのに!(明明我才是应该死去的那个!)”


此后余生,冰川纱夜皆一人在冰冷的病房度过。她不再开口,终日缄默。

原因无他,能够理解她的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这是救赎,还是加害?

她将她从混乱无序的世界拯救出来,却亲手将她推入了另一个可怖的深渊。

冰川家的双子是合葬的。

         

            彼岸花是绝美的

            翼如圣洁白雪

            双生的彼岸花

            飞向宁和的东方

                                                 ——墓志铭

                                                        【终】

抱歉咕了这么久,高一新生才刚有时间码字呜呜呜,这个脑洞是灵光一现就写下来的,非常短小,肯定会有很多地方写得不到位,所以欢迎大家来给我提些建议!/鞠躬

希望有人看,请大家多评论吖~尤其是讨论剧情!!

点文(二)

由于发生了一点事故,今天只能发两篇了,真的不好意思(T ^ T)(我的心都碎了)剩下的两篇明天会发,花叶那篇就稍微等一下啦

(6)【BanG Dream/薰千圣】

@烟云绕山 甜蜜的贴贴~
“啊,亲爱的小猫咪们,你们今天也一如既往地可爱呐。”薰看着挡在自己面前的几个快要晕过去的学妹,余光瞥见路过的千圣,紫眸一亮,“千圣!”
千圣目不斜视地继续往前走。
薰连忙闪开扑过来的学妹,而后几步追上千圣,轻咳一声:“咳,千圣,今天天气这么好,我们一起回家吧。”
千圣停下脚步,微笑着转身面对薰:“濑田同学,请你离我远一点,谢谢。”
看着渐行渐远的千圣,薰心下焦急,慌乱间喊出一句“小时候的东西,你确定不拿回去?”千圣霎时顿足,危险地眯起眸子:“你威胁我?”
薰见行之有效,连忙点头,恢复平日的作态:“没错,可爱的千圣小猫咪,正是这样,你愿不愿意和我回家呢?”
千圣咬了咬牙,加快了脚步:“走!”薰淡定地跟上,风采依旧:“真是梦幻,千圣,这么着急啊,我知道你很想我,也很想和我回家,不过你也不用这么着急吧。”
千圣头也不回地道:“别自作多情了,薰,我还是喜欢你叫我小千。”
薰立时闭嘴了,缄默地走在千圣身旁。
不多时到了,薰带着千圣回自己的房间,房门在千圣身后关上,千圣蓦地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你你要干什么?”千圣退后两步警惕地看着薰。薰得意地挑挑眉:“嗯哼,千圣,我可是正人君子,你在想什么?”
千圣冷哼一声:“呵,你想坑我,别做梦了。”
“唉,”薰从书桌的玻璃板下取出一张小时候两人的合影,绛红色的双瞳满怀思念,“千圣,这是照片……你那么想拿回去,那就拿走吧。”
千圣怔住了,望着薰悲伤的瞳色,心下没来由地一痛。她接过照片,小薰躲在小千圣身后泪眼朦胧的样子映入眼帘。
她忽然变了主意。
“给你。”千圣将其放回原位。薰无神的双眸倏然恢复光亮,一扬手道:“梦幻啊,我亲爱的千圣,我就知道你心里有我,果不其然,我一演戏你就信了~”
“什么?你骗我?!”千圣瞬间怒了。
“这只能证明你心里有我,千圣,不要再傲娇了。”薰一把将千圣搂进自己怀里,而后窃笑着低头吻了上去。
“……薰你放开,唔……(//∇//)”
(7)【BanG Dream/双藤】

@Yoruhono Sirius 帅气的有利息呐~
“我回来啦!”春节当天下午,工藤提前结束了工作,回到和远藤两个人的爱巢,“祐里香?”
却不料家里空空如也,平日早早迎在门口的祐里香不见踪影。
工藤绕了一圈确定远藤不在之后给远藤打了电话,然而最终无人接听,自动挂断。
远藤此时正在自己经营的酒吧里献唱,弹着自己红色的贝斯,跟着伴奏轻吟出口:“ありがとう   巡り逢うよう    命は缲り返してく   始まりという名の道    振り向かず前を见つめ……”
唉,想想自己家的小朋友过年还跑出去玩,竟然把自己撇在家里,工藤就感到一阵郁闷。不用猜就知道远藤只能在酒吧里,工藤直接杀了过去。远远便见到远藤坐在台上的高脚凳上,微眯着眼仰着头,玫瑰色的卷发在暖色灯光下熠熠生辉。
“轨迹……”工藤喃喃细语,而后轻笑着摇摇头,动作迅速地找出自己买来放在远藤办公室里的蓝色吉他,从容地走上台,轻声拉过一把高脚凳坐在远藤身旁,熟练地给她伴奏。
远藤是特意等着工藤来寻她的,见状也不意外,两人相视一笑,继而默契地演奏下去。
一曲终了,台下掌声不断,甚至有认出远藤的r组粉丝哭了出来,两人鞠躬下台。“祐里香,你可真信任我,要万一我找不到你,这年咱俩就别过了。”工藤(盐)小姐挽着远藤,面带微笑地以老板娘的身份向员工点头致意,低声话语间已带了几分咸意。远藤把酒吧钥匙丢给领班,在她苦不堪言的目光下丢下了一句“今天就交给你了,我先回家过年喽”,而后携夫人扬长而去。
“嗯,晴香,这个惊喜你满意吗?”远藤在工藤耳畔压低了声音,随后很快遭到了工藤在搂着她的腰间的反击。工藤瞪了瞪眼,娇嗔道:“你还说!唱得我都要哭出来了,你还在这里邀功!”
远藤无奈地扬了扬嘴角,不语。半晌,工藤才发觉这不是回家的路:“我们去哪?”远藤神秘地眨眨眼:“晴香,看着我,这次换你要相信我了,把你放心交给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工藤无意识地放松了下来,顺从地闭上双眼,未几便感受到身旁人停下了脚步。她睁开眼,只见眼前洒满了一地的蓝色的蔷薇和山茶花瓣,围成了爱心的形状。“祐里香,你……”
“晴香。”远藤的声音忽而郑重起来,“我们的邂逅的起点是Roselia,所以我用了这两种花摆成爱心。我发誓,我绝不会让我们终于Roselia,我们要一起走下去,直到永恒。所以,工藤晴香小姐,你愿意把你的余生交给我吗?”她拿出藏在身上的戒指,内壁还亲手刻了两人的名字罗马音,诚挚地举给晴香。
隶属于新年的烟火在远藤背后的天幕上绚烂绽放,晴香默了默,忽略掉不知何时流了满面的泪水,接过戒指扑到祐里香怀里:“真是的,哪有人用蓝色的花求婚啊,说出去让人笑话。”
“难道晴香不愿意吗?”
“…笨蛋,戒指我都接了,当然,愿意……”
YURIKA♡HARUKA  FOREVER

最后求个评论~(最近要注意身体,出门一定要戴口罩!)

点文(一)

说是写一个极短篇我竟然因为选择困难都写了,快夸我(理直气壮,你快闭嘴吧)因为有的cp人物重叠了,我就分两篇发(咕咕咕),没点梗的小可爱我就放飞自我了(我错了),另一篇晚上或者明天会发(大概)

(1)【BanG Dream/彩千圣】

@阿阮 写了我印象中的彩千圣姐妹play,不知道合不合你的意~
“白鹭小姐,这是剧本,两位主角是姐妹关系,您的角色是姐姐。另一位主演还没有定下来,您可以先熟悉一下剧情。”
刚结束pas*pale训练的千圣接过工作人员手中的剧本,道过谢后回了录音室:“诶,小彩?你还不回去吗?”
彩还在拿着话筒对着镜子练主持,千圣打断之下她一时间忘了词,纠结半天仍想不出来,只得放弃,垂头丧气地回答:“嗯,我想再练一下主持……”
千圣没忍住笑了出来,走到一边坐下,翻开剧本认真看。然而越看妹妹的人设性格她越感到一股熟悉感,竟尔忽略了自己的部分饶有兴致地看起关于妹妹的情节来。
嗯…是谁呢?自家的妹妹?虽然自己也是货真价实的姐姐,不过这个相处模式并不相似。
“以上就是这次演唱会的全部内容了,谢谢大家百忙之中前来,我们下次再见!”彩顺利地结束了练习,兴奋地对着镜子比了一个V字,笑容灿烂。
千圣无意间抬头看到这一幕,心跳忽然漏了一拍。她激动地站起身,跑过去拉起彩的手:“小彩,帮我一个忙!”
彩吓了一跳:“小、小千圣?怎么了?”
千圣拿过剧本翻开姐妹相处的一页交到彩手里:“小彩,请你用你自己的语气念一下这段妹妹的台词!”
彩看了看台词:“额,你要让我和你对戏?”
千圣点点头,双眸闪着期待的光,注视着彩。彩只得张口念:“嗯,那个,姐姐,明天是新年,提前祝你新年快乐哦…”
没错,就是这个!千圣更加激动,接了下去:“嗯,谢谢你!”
“所以呢,这个,压岁钱……”彩只觉这话有些耳熟,读得越来越顺口。
“你的同学们都已经不要了哦?”千圣笑着回答。
彩嘟嘟嘴:“姐姐真小气。”
千圣心中的惊喜溢于言表,转身去找工作人员:“小彩你先等一下,我去干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彩不明所以地愣在原地:“……啊?哦、哦,好……”

“小彩。”千圣微笑着踏进录音室,“恭喜你,有了主唱外的第一份工作。”彩惊愕地问:“什么?怎么回事小千圣?”
千圣身后跟进来的工作人员解释:“是这样的,丸山小姐,刚刚白鹭小姐和我们说,她接下的那部剧中另一位主角和你很像,刚好主演还没有合适的人选,所以事务所决定把这个机会给你。”
彩怔愣了两秒,指着自己不可置信地问:“我去演戏?”
千圣从工作人员手中接过另一份剧本,目送工作人员离开:“不要担心,小彩。我会帮你的,况且……”她看向彩,紫红色的眸子中满是深入眼底的笑意,“这个角色,以及两个主角间的相处模式,真的很像我们呢。我会多帮你的,接下来就请多指教啦,小彩。顺便,你知道戏剧是尽量贴近生活的,所以请你在现实生活中也称我‘姐姐’哦~*^_^*”
彩更加震惊,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却又说不上来,花了两分钟才接受这个雷人的事实:“唔,嗯、拜托了,姐、姐姐。”

于是正式演出前的几星期,paspale其余三人的视角——
吃饭时千圣给彩加一筷子菜,一脸宠溺地说:“小彩,这个好吃,多吃点。”彩则是听话地就着千圣的筷子吃下去:“嗯,谢谢姐姐!”
日菜:我也要去找姐姐做这种噜噜的事情!
伊芙:武士道!彩同学和千圣同学关系真好!
麻弥:你们两个的饭是一样的啊,为什么要夹过去……好诡异的气氛……

(2)【BanG Dream/澄咲】

@繁世星愿 @磕cp使我快乐 @入鳩 是普通的一起过新年呀~

“小有咲,小香澄,拜拜,新年快乐!”

“香澄,有咲,新年快乐哦,拜拜!”

“有咲香澄拜拜,新年快乐,欧酱,等我~”

年前最后一次练习结束,一脸黑线地送走了里美、沙绫和多惠,有咲累得瘫在沙发上,斜眼看向一旁拨弄着random star的香澄:“喂,香澄,你还不走?伯父伯母和小明在等着你吧。”

香澄抬起头,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不是呀,我今年在这里过!已经和家里说好了!”有咲一惊,险些从沙发上跌下去,浅金色的双马尾翘了起来:“什么?!新年诶,你要在流星堂过?”

香澄煞有其事地站起身,慢慢走向有咲:“不不不,有咲,我是在流星堂,和、你、过。”

“你这家伙,搞什么啊!(//∇//)”有咲双颊飞过一对红云,嘴上顺着嫌弃的话,却没躲开香澄爱的抱抱,“我们家有传统,新年要换和服的,你在这里等我。”

香澄环着有咲,和她一起站起来:“不要嘛,我要和你一起,好嘛~我也想换,有咲~( •̥́ ˍ •̀ू )”有咲无奈而艰难地迈开步子:“好、好吧,你快松开我啊!”

“奶奶,香澄说要在这里过年,她爸妈已经同意了,现在她要和我一起去换和服。”市谷老夫人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点点头:“嗯,香澄的衣服我也准备好了,来吧。”

两人走到更衣室,香澄兴奋地盯着有咲:“呐,有咲。”

“嗯?”

“我想和你一起换。”

“滚出去,你个流氓!”


夜晚,两人坐在仓库里,边吃晚饭边闲聊天。香澄双眼放光地看着有咲凑过去:“有咲,你这样真好看,简直是闪闪发光心动不已!”有咲推开香澄:“嘛,知道啦,这句话你今天都说了多少次了,快吃饭吧。”

香澄满足地拍拍手:“我吃饱了,感谢招待!有咲,今天晚上有烟火,不如我们一起出去看吧!”

“你以为咱们换衣服是为了什么啊,走吧。”有咲无奈地拉起香澄的手,而后深吸一口气跑了出去。

香澄除演唱会外鲜少见有咲亢奋的样子,惊喜地笑着,攥了攥两人紧牵的手,跟上有咲的脚步,很快到了秘密基地(详见国服夏日祭活动)。

夜幕中各色的烟花绽放,香澄看着一旁认真观赏的有咲的侧脸,心跳不觉间加快了速度。

“呐,有咲。”

“嗯?”

“我想吻你。”

“唔……”这不是已经吻上来了么!

“有咲,最喜欢你了。”

“……”笨蛋,我也是啊。

(3)【BanG Dream/冰川双子】あなたになって

@星茂笨努沒 借了pico的一点梗~
“真好啊,可以去看姐姐的演唱会。”日菜无聊地翻着手机,脑中暗暗描绘出纱夜在舞台上认真帅气的身影,愈发羡慕台下的粉丝,“算了,去和小彩说说话吧。”她站起身,去了快餐店。
“欢迎光临,请问…额,小日菜?那个,你要来点什么?”穿着打工服的彩微笑着问。日菜直接忽略掉彩的后半句话,手撑在柜台上:“小彩,你说姐姐为什么不让我去看live呢?我又不闹,也不会给她添乱。”
彩看了一眼日菜后面不耐地走向另一边花音处点餐的顾客:“小日菜,我还在上班,所以你能不能……”然而满心是纱夜的日菜又一次选择性忽略了彩的话,径自委屈地倒苦水:“明明我那么喜欢姐姐,姐姐却总是躲着我。”
“这个,大概,纱夜同学是…怕她的粉丝来麻烦你?毕竟你们是双子,长得那么像,很容易把你们认成彼此的。”彩尝试着回答了日菜的问题,而后眼见店长要走过来,忍无可忍地喊,“所以,小日菜你倒是点餐啊!”
日菜听到和纱夜有关的话题,终于听进了彩的话,点了一份薯条,烦恼地坐下来。
和姐姐长得像……可是谁都知道,我是短发,姐姐是长发啊。就是因为姐姐不想和我被人辨认不清,才会一定要让我留短发的。
要是有一天让姐姐接受我,我们就可以留一样的发型了……
一样的发型……
头发的长度……
假发!
反正姐姐在演唱会,也看不到我。
冰川  小天才 日菜也顾不上自己还没吃完的薯条,风一样冲到了理发店。
一小时后,羽泽咖啡馆——
“纱夜同学?”鸫看向门口,“你怎么来了?点些什么,我请你?”日菜扑了上去:“鸫!来一份蛋糕,你陪我吃吧!”
鸫大惊失色:“诶,纱、纱夜同学?!你你怎么了?”日菜开心地回答:“没怎么呀,小鸫,提前祝你新年快乐!还有,我最喜欢日菜了!”
流星堂——
“有咲?小有咲在吗?”日菜站在庭院里喊。有咲慌忙放下盆栽剪刀走出来:“纱夜前辈?有什么事吗?”
日菜一挽头发,用手做出双马尾的形状:“小有咲,提前祝你新年快乐!我们看起来像不像?我最喜欢日菜了!”
有咲半晌才理清日菜毫无条理的话,整个人怔愣当场:“额,纱夜前辈,你……还好么?”
事务所——
“小彩!你的主持好棒哦!”日菜破门而入。正在练习的彩一下咬了舌:“丸山之上缤纷彩,我系pas…啊啊,糟糕!嗯,纱夜同学?你你你刚刚说了什么?”
日菜笑着重复:“小彩,提前祝你新年快乐!你的主持很有进步,加油!我最喜欢日菜了!”
演唱会结束后——
纱夜换好衣服卸了妆,背起吉他走回家,掏出手机看数条未读消息。
市谷有咲:【图片】(“纱夜”的双马尾) 纱夜前辈,虽然你喜欢妹妹的心情我能理解……这一定是有什么误会吧?!
羽泽鸫:【图片】(“纱夜”的吃相)纱夜同学,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家的蛋糕,下回来我会给你打折的!
丸山彩:【图片】(“纱夜”对彩的称赞)纱夜同学,谢谢你对我的认可,我会加油的!(ง •̀_•́)ง
纱夜刚好走到家门口,诧异过后反应过来,打开房门看着手忙脚乱摘假发的日菜怒吼:“冰、川、日、菜!”

(4)【少女歌剧/花叶】 瑞雪兆丰年

@磕cp使我快乐 
“呐,双叶亲,今年寒假有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可做吗?每年都是回京都好无聊~”香子坐在宿舍的床上,看着正在收拾两人衣物的双叶忙碌的身影。双叶顿了一顿,继而加快了手中的节奏:“我是没关系啦,香子你不回家肯定行不通的吧?”
“哼,每年新年都是,重复同样的仪式,咱已经腻了!”
“好,这样就完成了。”双叶站起身,叉着腰看向香子,“走吧,香子。”

“石动双叶小朋友,听到广播请速到广播台,你的家长在这里等你。”双叶在机场听到这则广播时,顿觉自己计划好的新年之旅要泡汤了。她并没有和父母一起,所以“家长”什么的根本不可能存在。
那么……
“香子!”双叶无奈地看着广播室里的香子,应该说意料之外,还是情理之中呢……香子把自己的行李推给双叶,好整以暇地看着双叶:“还好咱问了伯母你的动向,双叶亲,你又要把咱扔下?”
双叶此时脑中如同开了弹幕一般闪过了很多问题,例如“你怎么从千华流出来的?”“你跟家里打招呼了吗?”“为什么是又?”“我妈为什么会告诉你?”“你知道我要去哪吗?”
然而最后,她只是叹了口气:“你买机票了吗?”
“当然。”香子直接趴在了双叶身上,“大早上起来赶飞机真是累人,咱困了,行李和咱都交给双叶亲了呐~”双叶无奈地拉过香子的行李,带着她办各种手续,最后到了登机口。

“话说,双叶亲,你要去哪?”一直挂在双叶身上的香子“醒”了过来。
双叶正拿手机联系那边的住宿,闻言手一抖:“你买机票时都没看一眼吗?“香子头倚在双叶肩上,把玩着双叶背包上的丝带:“买机票这种事咱当然是交给手下那些小学徒们去干啦。”双叶早该知道不应对香子抱有什么不切实际的幻想:“我要去中国。”
香子有些惊诧:“诶,海外?双叶亲你到底要干什么?”“当然是海外,不然我为什么要来机场啊。往年都是在家里过年,这回我想在那边过。2020年冬奥会在崇礼的雪场举办,所以我是去学滑雪的。从到达到走有半个月,我就在那边租了间房子。”双叶不等香子问,索性把计划都说了出来。“啊啦,双叶亲长进了呐,自己去租房了哎~”香子来了几分兴趣。
“乘坐xx航空xx航班飞位中国张家口的乘容,x号登机口已经开启,请您尽快登机。”双叶欲要反驳,闻言只得带着香子去登机。
上了飞机,双叶掏出自己的眼罩,递给香子:“我不知道你要来,就带了一个,你将就一下。路上有5小时呢,睡会儿吧。”香子推开双叶的手,从双叶身上拽过自己的背包:“咱当然有带,双叶亲留着自己用吧。咱刚刚都睡饱了,现在睡不着,不如双叶亲来给咱讲故事吧。”
累极了的双叶刚想感叹香子竟然懂事了,闻得后半句话无奈,只得最后用宝冢的舞台CD以及一大包香子带的零食安顿好香子,昏昏睡去。
这个会有后续,时间有限这次只更这一点(>﹏<)
(5)【BanG Dream/mskk】

@吹雪 觉得mskk比较好写就写了,平常没怎么看过,ooc请见谅
“Happy,lucky,smile,yeah!”美咲拉住即将从床上蹦起来的心:“啊啊,心,我知道今天这个日子你很高兴,不过也不用这么……”
“美咲!”心一下凑近,澄亮的眸子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我们去寻找快乐吧!”美咲默默往后挪了一点,无奈地点点头。
“带给美咲快乐!出发!”
美咲刚跟上心的脚步,闻言一怔愣。看看身旁激动的心,她也便忽略了自己成为千金大小姐莫名其妙的目标的问题。阳光迎面洒在心的身上,映得她整个人金灿灿的,洋溢着蓬勃的朝气。
“mskk小分队,到达目的地!”
这又是什么奇怪的口号,还把我们俩的名字放到了一起……美咲暗暗吐槽着,抬起了头。这,这这,什么情况?一堆红色的玫瑰和蜡烛?中间还有,米歇尔?!
“美咲。”心突然认真起来。美咲惊诧地问:“心,你要做什么?(゚o゚;”心没有回答,拉过美咲的手走到一地摆成心形的玫瑰和蜡烛中间,从不知哪里掏出一个戒指盒塞到美咲手里。
美咲情不自禁地想到了……求婚?话说这求婚哪有把戒指交给另外一个人的?!“米歇尔为什么会在这里?”美咲被迫接过戒指盒。
“当然是见证我们啦!”心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做了多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想也知道自己在这里,在米歇尔里的只能是心家的黑衣人,美咲迟疑着。
心又一次凑到美咲身前:“美咲,你不愿意吗?”
和心作夫妻么……虽然有时候(一直)她做事很无厘头,不过和她在一起的时候还挺快乐的呐。这样想着,美咲果断摒弃同是吐槽役的某市谷姓女子傲娇的优良传统,退后一步单膝下跪:“弦卷心,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当然!让世界充满快乐!”


另外祝大家新年快乐,最近出门要戴口罩哦~

(卑微求评论)

点文

还有几天过年,和同学约年前写完作业怕是不可能了。打算尝试一下在这两天码出一个极短篇。

各位小可爱们有想看的cp(二三次元皆可,少歌外校不熟),情节片段,梗,糖or刀都可以点!(没人点就尴尬了( •̥́ ˍ •̀ू ))

以上,感谢支持,请大家多多指教!!٩( •̀㉨•́ )و 

【少女歌剧/花叶】回京都(结婚)

主花叶微迷宫,结尾有一点全员小剧场
既然那么多人都喜欢看小甜饼,我还是写一篇叭(再虐下去就太不友好了)

是第六集名场面回京都结婚
我终于想起了我其实是个厨花叶的香子推来着


“双叶亲,起床啦!”

天色朦胧的凌晨,花叶寝室里鲜能见得香子叫双叶起床的场景——如果忽略极为不恰当的时间的话。
双叶睡眼惺忪地坐起来,懵懂地看着床边身着全套和服的香子:“诶,我睡过头了?”说着伸手拿来闹钟,“几点了?”  

“花、柳、香、子,现在才四点!”双叶的怒吼响彻整栋宿舍。


客厅里,其余七人都被惊醒,聚到了客厅里。克洛迪娜没想到会是双叶,略微有些炸毛:“双叶,发生了什么?”双叶不满地看向端坐着的香子:“还不是香子的错,才四点就叫我起来!”
于是大家一齐看向香子,投去疑问的目光。

“嘛,妾身找双叶亲有事,可没把大家叫起来,你们可以回去接着睡呀~”香子一脸无辜,一举一动衬着华丽的衣饰皆显大家之风。华恋和小光本就半醒不醒,闻言一边一个跟着真昼回了寝室。纯那想着既已醒了,索性拉着奈奈去晨练。克洛迪娜打着哈欠想回寝室,却被真矢戏谑的一句话留下了:“花柳同学,打扮得这么正式是想要做什么呢?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套衣服是花柳家每代继承人传统的婚服之一吧。”

双叶认真打量着香子,这才发现确实如此。整套衣服首饰加发型头饰都精致而典雅,难以想象这是香子一人完成的。香子悄然红了脸,未几又重新回到大和抚子状态:“和你想的一样,天堂亲。这也算是妾身拿得出手的技艺之一了,毕竟这么繁琐的和服已经有很多人不会穿了,而作为花柳家的继承人,这是必不可少的技能。”
“香子你好好的穿婚服做什么?”双叶不解地问。香子心下瞬间腾起怒火,余光瞥见真矢幸灾乐祸的笑容,仿佛在说“谁叫克洛迪娜不解风情时你总嘲笑我,这下好了吧”,不得不压下愤懑:“穿婚服,当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了。”话罢拉起双叶走出了星光馆,“两位请自便,我们先失礼了。”

同样疑惑的还有克洛迪娜。真矢当然不会说出来,而是把人拉进怀里,低声说:“Ma Claudina,我想看你穿着婚服……嫁给我。”
“你、你要干什么,真是的,讨厌的女人!”


香子拉着双叶去了车站,不知从哪里掏出两张车票,坐上了回京都的列车。双叶惊诧:“回京都?!咱们的行李还没收拾呢?”香子不耐地回答:“日用品到了那边还不是应有尽有,好不容易盼来了假期,双叶亲难道忘了参加那个神秘的地下甄选时说过什么?”
双叶见香子黑如锅底的脸色,识趣地没再问,半晌踌躇着说:“我说过,你赢了,我陪你回京都?”香子满意地点点头。双叶无奈地琢磨着自家大小姐又想做什么,又奈何这话确实是自己说的,一时无言以对。
         

到了京都,花柳家早就得了消息派人来接。香子到了家带着双叶直奔祠堂,正当双叶暗自惊叹香子的服饰竟还保持得整齐时,香子拽过双叶就跪在了蒲团上。

“诶,香子,你要做什么(゚O゚)?”

“接下来妾身怎么念双叶亲就怎么念,这可是你答应妾身的~”

“哦…等等,我什么时候答应过你……”

双叶话未讫便被香子响亮的声音打断:“花柳家第x代继承人花柳香子在此宣誓,与石动双叶结为连理,从此往后同甘苦,共进退。”
“花柳家第…”
“笨蛋双叶亲!ヽ(≧Д≦)ノ”

“哦哦,石动双叶在此…不是,什么?!Σ(っ °Д °;)っ”
香子窃笑:“在列祖列宗面前喧闹可是大不敬哦,双叶亲~”双叶只当香子在玩笑,正色道:“这可不是儿戏,香子。”

香子无奈地从袖中抽出一张纸:“伯父伯母亲自下的聘书。”
石动  要结婚了自己最后才知道  被亲爸妈卖了 双叶不敢置信地接过仔细看了一遍,半晌怔怔地道:“石动双叶在此宣誓,与花柳家第x代继承人花柳香子结为连理,从此往后同甘苦,共进退。”

香子满意地拉着双叶起身:“双叶亲你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了么?”

“啊?”
“你的十六岁生日!(▼皿▼#)真是的,还要让妾身再等你一个月。证她们应该已经办好了,鉴于咱们还在上学就先不办婚宴,毕业后再大办,毕竟是妾身这样要成为世界第一的人的婚礼,自然怠慢不得呐~(≧∇≦)”香子一连说出一长串话,而后从家仆手中接过两张纸,递一张给双叶。
双叶仍是一派懵懂,接过来方才有了自己已经结婚了的实感。

 “双叶亲真是小笨蛋呐~(*^ω^*)”

香子凑到已是自家夫君的双叶眼前,轻轻吻了上去。


回到东京后,星光馆——
“诶诶,双叶酱和香子酱竟然已经结婚了?”华恋捧着两张结婚证左顾右盼。

小光凑过去:“呐,华恋……”
某忠犬:“嗯?小光,怎么了?”

“我也想和华恋一起办这个(//∇//)”
           

“凉酱,我们班的香子和双叶领证结婚了哦。”真昼去了青岚,开始疯狂暗示。
社会你凉哥手一挥:“这有什么,过几天我们也去。”而后开始和真昼卿卿我我。
         

“纯那酱,你想不想要我们两个也这样啊~(≧v≦)”奈奈俯身在埋头学习的纯那耳边低声说。
“你以为还有三个月才满16的是谁啊,大、场、奈、奈。”星见  自从御夫座后突然耿直得让某大场氏女子怀疑人生  纯那回过头微笑着说。
          

“真是可惜呢,还有四个月,明明已经得到伯父伯母的同意了,西条同学。”真矢用弱小可怜无助的目光投向克洛迪娜。
克洛迪娜一下心软了:“唔,你就耐心等一下嘛,不然,今天……”

“Je t'aime(我爱你),ma Claudina.”天堂  计划通  真矢开心地扑了上去。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啊,讨厌的女人!ヽ(≧Д≦)ノ”


关于时间可以参考一下几个人的生日

请多评论呐,比心心!❤️

自我介绍~

大家好吖,这里暮汐,一个只会咕咕咕的写手~


主要在ll,邦邦,少歌以及22/7⭕️。我缪厨绘里里和南酱,水水厨咱丸和kin酱杏酱。邦邦主推ppp,有咲厨,R组单推有利息。少歌首推香子和彩沙,其次真矢大人和maho。22/7角色首推茜姐和绚香,三次目前是团粉。mh也有推,吹柯蒂妮娅和泉姐~

韩团这边入了BP坑,澳洲野玫瑰我的心头爱~


——主要吃的cp——

ll二次:绘希(绘海天雷)、妮姬、善丸、千曜、鞠南

ll三次:楠条、森派、杏夏、诹奈

邦邦:香澄有咲,有希莉莎,摩卡兰,冰川双子,彩千圣

邦邦三次推双藤和爱美彩沙

少歌吃官配,三次吃晌萌,myhr,mahoai和ayateru,尤其刚星组

最近入了ggad坑

@硫酸根离子 这是我的宝贝吖,请来康康这位全能的宝藏太太!

ll和邦邦手游目前只在国服有固定账号,欢迎来扩列,学生党更文不是很稳定请见谅,欢迎点文,有时间就会写哒!

*毕业班还有两个月中考,中考前应该不会更文啦,对不起>人< 中考后可能会把这段时间写的码上来(最近想到了迷宫的一个刀😭)

*只会咕咕咕的写手,高中有可能会在小破站投dance cover(条件不允许的话就当我没说,会删掉的

感谢阅读!❤️


【'少女歌剧/迷宫】缱绻柔情(下)

是刀,慎入

拖太久了抱歉(>﹏<)

结尾可能会有点不尽人意,ball ball各位观众姥爷见谅


        “真是无法想象呢,那个真矢大人竟然会选择不说破。”香子坐在花园的秋千上,昂头仰望着夜空中廖廖几颗星,语气轻佻地和身后推着秋千的双叶说道。双叶语气难掩颓然:“克洛子真的没有希望了么,她才二十四岁……”
        香子亦是无奈:“这事不是你我可以改变的,克洛亲在排练厅时眼里的渴望咱也看到了,当下好好珍惜这十几天才是最重要的吧。况且手术也是有成功的概率的,你要相信克洛亲,她爱天堂亲,她一定会努力活下来的。”
        双叶轻轻点头,缄默无语。
  
        转眼间半月过去,公演到了。真矢检票入场,却如何都按耐不下不安的心绪。香子的说辞毫无破绽,饶是她再不安也挑不出半点毛病,只得以此自我安慰,手指轻颤着翻开了进场时人手一本的宣传册。
         她仔细地浏览着演职员表,花柳同学、石动同学、千华流有名的女役……
         没有克洛迪娜。
         化名、艺名、近似的名字……
         没有,一个也没有。
        真矢额头渗出细碎的冷汗,整个人不可抑制地颤抖得更加剧烈。她不甘地盯着演职员表,仿佛要盯出一朵花来。
         还是没有。
         她缓缓起了身,踉跄了两步,趁着还没开场打给了香子。电话响了没两声就被接起,显是对方在等着她:“人在医院,地址给你发过去了。”香子不待真矢开口询问,话罢便结束了通话。
        真矢深受打击,不可置信地打开地址,失去了理智般跑出剧场。她不及使用交通工具,周身一片空白,狂奔到了医院。一路上不少刺耳的鸣笛和谩骂声,她充耳不闻。
       “克洛迪娜,我的克洛迪娜在哪……”真矢已红了双眼,奔到护士站喃喃自语。护士长奇怪地问:“您找哪位?”真矢咬了咬唇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整个人喘着粗气,未几便平复下来:“西条克洛迪娜在哪?”
        来到手术室门口,真矢已经彻底镇定,却见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大场同学?”
        奈奈担忧地看向她:“真矢酱,是我送克洛酱来的,香子酱和双叶酱有演出走不开,一会儿就回过来。”真矢把目光移向手术室,泪水涌出眼眶犹不自知:“我的克洛迪娜,发生了什么……”
        奈奈低声解释,末了上前轻轻抱住真矢:“真矢酱,这个手术有成功的概率,你不要太伤心了,克洛酱会努力活下来的。”
        真矢还算镇定,勉强扯出一个笑,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心中满是自责。她无法想象克洛迪娜一个人究竟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在隐瞒她的同时还要自我安慰来面对生死关头。
        “真矢酱,别想了,越想越难受,你最近还有排练呢。”奈奈坐在真矢旁边。真矢掏出手机,打给了经纪人,说了一句“把我最近一个月的工作都推了”后直接挂断电话,关机。奈奈震惊而心疼地看着她:“你疯了?一个月?这对你影响有多大你不知道么?”
        真矢没有回答,脑中尽是关于克洛迪娜的点点滴滴。她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活时贤惠的样子,她安然入睡时可爱的样子,她被自己激起斗志时不服输的样子,她收到自己的礼物时惊喜的样子……渐渐地,真矢从未见过的克洛迪娜涌入脑海: 她再无法从事舞台事业时落寞的样子,她强忍病痛时倔强的样子,她被恶疾缠身时憔悴的样子,她惶恐不安时无助的样子……
        我怎么可以这么自私,起码说出来可以让克洛迪娜不那么难受,就算最后的日子无法再甜蜜地度过,我也不应让克洛迪娜独自面对!
        真矢倏然起身,双手紧握,手心红了一片。奈奈见真矢状态不对,忙不迭出声:“真矢酱!克洛酱醒过来见到你这副样子一定会伤心的!”
        真矢闻言,缓缓松开手,颓废地坐了回去,平日剧团顶梁柱的无上风采不再。面对疾病,任你是谁,皆是无可奈何。
         一天一夜过去,花叶赶了过来,三人陪着真矢接着等。除了香子的一句“克洛亲不会想见到这样的真矢大人的”让她去把自己收拾干净以外,她哪也没去,甚至连姿势都没动一下。
        经纪人不知从哪得知的消息找了过来,见到她恨铁不成钢地说:“我知道你难受,里面那个小姑娘比你更难受,人家不还一样没让你察觉,你怎么就不能扛过去呢!”
        真矢本就暗淡的眸色更加暗了。半晌,她仰起头看向经纪人:“我要隐退。”
        香子忍无可忍,站起身冲着真矢喊:“天堂真矢,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克洛亲成了这样咱们也很难过,可是咱们还是一样得坚持下去!你为之拼搏了这么多年的舞台,说放弃就放弃?咱把话放在这里,即使有一天双叶亲进去了,咱也一样得好好活着!因为千华流是咱无可避免的责任,更因为舞台是咱最闪耀的梦想!咱本以为你在这里坐两天就会回去,没想到你竟然直接放弃了!就算是当作和克洛亲仅存的联系,你也不能放弃!况且克洛亲手术还没有失败,即便做出一副默哀表情的是你,咱也绝不会饶恕!”
        经纪人小声地插入:“恕我直言,花柳家主,这里是医院……”香子静下来,也不看真矢,拉着双叶换到了别处的椅子上坐。
        真矢默了默。那是她第一次看到这样的香子,这是最后一次。无论如何,她对于这个在重要关头点醒自己的至交心怀感激——感谢看透了一切的香子让自己悬崖勒马。
        “谢谢你,花柳同学。”真矢走到香子面前深鞠了一躬,“我去一趟剧团……这里、麻烦你们帮我盯一下了。”
         
        两天过去,手术终于结束了。真矢和花叶奈奈轮班盯着,正巧真矢赶上了手术结束。从出来的医生脸上除了疲惫并不能确定什么,她想起先前自己的犹豫让克洛迪娜难受,便站了起来,拉住一个医生,艰难地开口:“麻烦问一下,里面的人…怎么样了?”她低垂着头,不敢望向医生的眼睛。
        医生看了看她,叹了口气,拍拍她的肩:“抱歉啊小姑娘,我们没能把她救回来。你进去看看吧,也好让人走得安心一些。”
        真矢只觉天打雷劈,这两天在香子的督促下她无暇想手术成功与否,此时骤然闻得噩耗,心下只剩纷乱。很快她反应过来,冲进了病房。
        冰冷的仪器响着,不知为何,真矢首先看到的不是克洛迪娜,而是心电图监护仪上笔直的一条线。真矢深吸了一口气,迈向安静地躺在床上的克洛迪娜。她的脸颊不比往日,本就苍白此时更是病态,身上的病号服衬出了她瘦弱的体态,整个人毫无生气。
        直到有人进来要推走克洛迪娜,她才醒悟自己看了很长时间。她下意识地要护着克洛迪娜,转而意识到这些人在完成工作,便默默地收回了踏出去的一步。
        出了病房,三人都守在门口。真矢轻轻摆手示意自己没事。许是尚未接受这个现实,又许是心灵强大了起来,她并没有落泪,反倒是双叶红了眼眶。

      

         葬礼是在法国举行的,香子帮忙在国内举办了一场小型的追悼会,真矢便离了克洛迪娜。
        须知舞台要求的是热情,众人非但没有看到真矢大人一蹶不振,反而发觉她更加的耀眼,遥不可及。
        只有她自己知道,所谓热情,不过是靠着一句“这是和克洛迪娜有关的最后的事了”撑起来的罢了。
        自此往后,漫漫人生路,不见来时,不知归路。


最后求各位小可爱的评论吖~ヾ(Ő∀Ő๑)ノ

【少女歌剧/迷宫】缱绻柔情(上)

昨天刚考完试今天就来作死了,原谅我因为个人原因这仍是一篇刀

是手写的,用的文字识别,校对了好几遍可能还是有错,看的不顺的地方各位看官请在评论区留言~

祝大家看得愉(扎)快(心)

        

        真矢没想到自己还能再见到克洛迪娜。自从高中毕业,克洛迪娜就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七年来杳无音信。

        此时,克洛迪娜就站在她门前,拉着一个不大的箱子,微笑着看向她。

        真矢一手扶上门把,缄默地看着克洛迪娜。多年来以魄力著称的她,竟尔伸出另一手触上克洛迪娜来确定这并非幻觉。克洛迪娜无奈地笑了笑,轻轻推开她的手,拥她入怀,在她耳边低语:“我回来了……真矢。我想你了。”

         

        
           出乎真矢意料,克洛迪娜从法国回来后就打算长期住在日本,准确地说是住在真矢家。真矢的房子对于独居来说绰绰有余,再加上装修风格偏北欧,克洛迪娜的搬入便显得十分有烟火味儿。

       白日里,真矢去剧团排练,克洛迪娜就在向各大剧团投简历之余学学厨艺,调剂一下真矢的生活。香子继承了千华流,听闻克洛迪娜回国,为表示祝贺,于是让克洛迪娜暂时待在千华流的剧团里,参与最近一场舞台的排练与公演,待她找到合适的剧团再走。

        真矢自是答应。就这样,两人白日里各忙各的,夜晚回到家再共叙七年间的风甘雨露。这日,真矢心心念念给克洛迪娜一个惊喜,提早到了家。岂知克洛迪娜竟已在家里,在厨房忙活着。她悄悄凑近,从背后将克洛迪娜纤细的腰肢圈入自己的臂弯,埋头在克洛迪娜颈间,贪婪地吮吸着克洛迪娜金发间的馨香。

         克洛迪娜一惊,旋即意识到真矢回来了。她无奈地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身面对真矢。真矢拨开她细碎的刘海,在她额间落下点水版的一吻。克洛迪娜双颊浮上两抹红云,轻推开真矢,娇嗔道:“快去换衣服,讨厌的女人。

        真矢恋恋不舍地松开克洛迪娜,回到卧室。她这才注意到与晨时的凌乱不同,此时的卧房整洁如新。她不免有些疑惑,克洛迪娜是半途加入的,排练时间应该比自己更紧才对,怎么会有时间提早回来干家务?

        “啊,剧团今天休息。”克洛迪娜将菜端到餐厅,见真矢在卧室里疑惑的样子解释道。真失暗笑自己怎得如此神精过敏,果然是因为克洛迪娜回来得太突然了么。她换好衣服,坐到餐桌前:“Ma Claudina,你在法国待了这么多年,为什么要突然回来?”

        克洛迪娜笑了笑:“爸妈给我找了当地的剧团,我又跟她们磨合不来,就这样不久换一个,不觉间已经七年了。”她掏出了一张票递给真矢,“喏,半个月后的公演,特别关系席,有时间赏光吗?”

         真矢微笑着接过:“荣幸之至。”

       
           “克洛子!”双叶余光透过镜子瞧见克洛迪娜摇摇欲坠的身子,扔下手中的道具朝坐在排练厅一角的金发美人跑了过去。香子抬手示意大家先休息下,随后也担忧地朝克洛迪娜走去。

         西条小姐没有参加排练,也不会参与半月后舞台剧的公演,这是千华流剧团人尽皆知的事。至于西条小姐的身体怎么了,大家莫衷一是,众说纷纭。

        “克洛亲,怎么样?”香子扶起克洛迪娜。克洛迪娜脸色苍白如雪,虚弱地挥挥手:“我没事…你们继续。“双叶焦急道:“这怎么行,我去给你找医生!”说完便迅速离开了。克洛迪娜叹气,心知劝不住双叶,却同样明了医生来了也没有用。半月后公演那天刚好是她动手术的日子,即使有80%的可能性她会死在手术台上,她也不愿最后狼狈地疼痛至死。

         “香子,你们、快去排练吧,不然.…时间、来不及了。”克洛迪娜仍是强自撑着。香子站了起来,朝指导老师走了过去,低语了几句,未几又走回来。只见大家又都开始了训练,香子和双叶的位置被空了出来。克洛迪娜明白过来香子的用意,不禁在心底暗暗责怪自己又给花叶添了麻烦。

         “克洛子,医生来了!”双叶很快带着剧团常驻的医生回来了。她何尝不知道克洛迪娜早已病入膏肓,只不过至今仍抱着一丝飘渺的幻想罢了。然而,医生一句话彻底将双叶推入了噩梦的深渊:“这位小姐没多少时日了,花柳家主,石动小姐,还请…节哀。”

        香子早有预料,无奈地挥退了医生。半个月前克洛迪娜回来时就把真相都告诉了她和双叶。克洛迪娜高中毕业后本准备去大学进修,谁知体检时偶然查出了绝症。她无奈之下只能回到法国接受治疗,这七年,舞台已经彻底淡出了她的生活。她并不对手术抱有希望,所以选择了回来,用最后的时间陪着真矢。至于半个月后的演出,当真矢得知真相时,她们…应该来不及再见最后一面了。

         
          夕阳的余韵染红了天际,一天的排练已是尾声。克洛迪娜和花叶道别回家,花叶则留下来练白天空缺的部分。真矢还没回来,克洛迪娜便抓紧吃几片止痛药,随后去准备晚饭。待到真矢回家,克洛边娜已经坐在餐桌旁等候了。

         真矢面带歉意:“最近剧团有点忙,抱歉让你久等了,Ma Claudina。”克洛迪娜笑着摇摇头表示理解。

         真矢挂上卧室的窗帘,摘下项链俯身放入床头柜。一众不属于自己的物品映入眼帘,她才意识到这是克洛迪娜的柜子。真矢苦笑,暗道自己忙昏了头,竟忘了靠窗一边是克洛迪娜的床头柜。她取出项链,正欲合上抽屉,不意间瞥到了一盒药片。她踌躇了半晌,拿起药片,疑惑地读着上面的药名。

        “真矢?”克格迪娜走了进来,“怎么了?”她看到真矢手里的药,心跳骤然加速,责怪自己大意,若无其事地解释:“有段时间没压腿了,最近得努力练练,我就买了那个止痛用。”真矢了然,双眸闪过心疼:“我可以帮你啊,下次有事,要说出来。”

        真矢放下药片,走向克洛迪娜,手捋上克洛迪娜浅金色的发丝,轻柔地把她拥入怀中。

       
          “花柳同学,我想和你见一面,最近有时间吗?”真矢趁着克洛迪娜去沐浴,拔通了香子的电话。

         香子看了眼时间:“现在吧,去老地方。”

         所谓老地方,自然是指高中时期大家常去的那家咖啡厅。香子到时,真矢已经等候多时。她待香子坐下,立即开口:“花柳同学,贵安。克洛迪娜最近的任务很重吗?”香子一顿,沉吟着回答:”她刚回来不适应,时间又紧,任务重是理所当然的。这点,天堂亲也很清楚吧。”

         真矢一怔:“那么,花柳同学…”

        “不可能的,天堂亲,克洛亲不会接受的。“香子斩钉截铁地打断了真矢的话。真矢深知自己失言,颓废地垂下了头。

        半晌,真失抬起头,深邃的紫眸中尽是迷茫与不安:“我知道这样做很任性,花柳同学……但,恕我先礼了。”香子点点头,示意真矢继续。

         “克洛迪娜回来的这段日子,我很开心。可说实话,我感到很不真实。我无法相信我的眼前所见……”

求各位小可爱的评论吖( ^_^)/

【少女歌剧/迷宫+花叶】闹剧

是小甜饼o(^o^)o

    “砰!”天堂真矢摸了摸被门碰到的鼻梁,无辜地看向隔壁房门口同样无辜的石动双叶。

     “今晚你不用来找我了!”

     “今晚你不用来找妾身了!”

       真矢和双叶的目光又对上了。两人叹了口气,一起无奈地向客厅走去。

     “你家那位怎么了?”双叶在沙发上慵懒地坐下,率先开口问道。

      “没什么,拌了两句嘴而已。花柳同学呢?”真矢一边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着,一边在扶手椅上优雅地坐下

       “没什么,拌了两句嘴而已……”双叶学着真矢的语调说着,“个鬼啊!被你惹毛了吧?昨天好像也有这一幕啊……”

        真矢淡定自若,道:“反正到了晚上就会自己来找我了。你们二位怎么回事?”

        双叶一提起香子就来了精神:“还不是因为我多嘴说了句‘香子你是不是胖了’,真是的,麻烦的女人。”

        真矢腹诽着“你不也是”,面上却不显:“所以呢,石动同学打算怎么办?”

         双叶道:“她来找我时准备个惊喜就好了~”

        真矢:“……”好像有点道理。

        两人在厨房忙活了一天,华灯初上,夜幕降临,两间寝室却没有动静。


        ??两人站在各自寝室门前,第三次无辜地对视。

       “叩叩,香子?”

       “叩叩,西条同学?”

        双叶和真矢同时敲着门喊到。

        然而没有回答。

        两人回到厨房,取出餐具和金属勺,推着摆满食物的餐车走回各自寝室门口。

      “吧嗒”两人放下金属勺,双叶得逞地笑,真矢面无表情。两人推门而入。

        “所以说,香子你……”

        “西条、同学?”

         屋内空空如也。

         两人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清凉的手覆在她们眼上。

        “今天,是纪念日哦~”克洛迪娜和香子同时附在真矢和双叶耳边轻轻说到。

         某吃瓜光恋蕉纯——

        华恋:小光!【双眼放光】光:才不要【扭头】

        奈奈:纯娜酱?【坏笑】纯娜:讨厌!奈奈!【脸红】